流淌的心音

本文发表于2015年9月15日《羊城晚报》花地版

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5-09/15/content_787179.htm?div=-1#4942067-qzone-1-12843-48e65a135069bc46bdc63b944216d088

发表稿:

流淌的心音 □丁之境

  故乡成了他乡,他乡成了故乡。不知为何,回乡的前一晚,他竟会一夜难眠。

  返乡的高铁开动了,窗外的树木、房屋、桥梁、鱼塘飞速地向后跑,跑得那么快那么急,正如他此时北归的心情。

  很快便可看见连绵的青山了,山多但不高,还不是当年苏子东坡翻越的五岭,但应该被居士用诗脚词调丈量过吟咏过。当东坡翻过重重五岭,穿越层层雾瘴,看到南粤明媚的山水时,他阴郁苦闷的心情一定是明媚欢喜的,否则他怎会吟出“岭南万户皆春色”的诗句。蛮夷之地不仅不是穷山恶水,竟还如此秀美,难怪后来东坡要“不辞长作岭南人”了。

  窗外的稻田和甘蔗田一闪而过,甘蔗田一大片一大片的,稻田却被切割成一块块的极不规则的图案,他觉得像板画又像雕刻。

  在他发呆的须臾间,东坡翻越了一个多月的大庾岭已过。列车在穿越一个又一个的隧道后,进入了芙蓉之国。窗外的稻田翠竹依旧,只是山少了,小了。湘地有什么呢?有巍峨的南岳衡山,有广阔的八百里洞庭,有勇猛的湘军,有多情的湘女,还有多慧的才子,那间有名的千年书院门口不就写着“惟楚有材,于斯为盛”吗?

  这是一次难得的一个人的旅程,他不善于和陌生人搭讪,所以只好独处。独处有什么不好呢?一个人能不能独处可以检验他有没有灵魂生活。看来他应该是有的。

  窗外的村落不时而过,清一色的白墙黛瓦,但缺少徽派马头墙的诗情与画意。有村落就有池塘,池塘边长着一架架绿色的瓜藤,看不见瓜,藤上开满了黄色的花,千朵万朵压枝低。这里不是四川,想必没有黄四娘的家吧。

  湖北是一个不南不北的省份,原本他是想让这个省份在自己的恍惚中飞逝而过的。但列车行驶在长江大桥上时,他突然想到了黄州,那里有“东坡雪堂”,有《赤壁赋》和《后赤壁赋》,东坡这一名号即产生于此,闲适豁达之性情更是养成于此。黄州是苏轼一生遭贬的起点,也是他一生创作的高峰。正是苏轼的黄州让他不敢再去怠慢湖北了。

  在承天寺如水的月色遐想中,车外已是一望无际的玉米田,玉米田埂边还有一列列高大的白杨树。他知道列车已然挺进了中原腹地。近乡情更怯,对于故乡,他竟不知道要用怎样的语言赋予她意义。

  列车就要到站了,他也要结束遐想,回到世俗。

原稿(未删减版):

流淌的心音

———旅途杂感

丁之境

故乡成了他乡,他乡成了故乡。不知为何,回乡的前一晚,他竟会一夜难眠。

返乡的高铁开动了,窗外的树木、房屋、桥梁、鱼塘飞速地向后跑,跑得那么快那么急,正如他此时北归的心情。

很快便可看见连绵的青山了,山多但不高,还不是当年苏子东坡翻越的五岭,但应该被居士用诗脚词调丈量过吟咏过。当东坡翻过重重五岭,穿越层层雾瘴,看到南粤明媚的山水时,他阴郁苦闷的心情一定是明媚欢喜的,否则他怎会吟出
“岭南万户皆春色”的诗句。蛮夷之地不仅不是穷山恶水,竟还如此秀美,难怪后来东坡要“不辞长作岭南人”了。

他是个和东坡一样爱读书的人,大脑习惯了冥想与思考。所以望着车窗外的山水,他的脑子里却在想林语堂写的《苏东坡传》,在想一千多年前那位被一再贬谪而心灵不死的伟大诗人。

车外刚才还能看到的桑基鱼塘蕉叶蔗林已全然不见,除了山还是山。钢铁蛟龙便在一个个隧道里穿梭,进去时黑暗出来时明亮。近处的山矮些,远外的山高点,但都一样的青绿。时不时地,列车似乎行走于水上,轨道两边是开阔的湖。湖央湖边的座座小山造型奇特,植被茂盛,就如一个个精致的盆景。

他又在发呆了。窗外的稻田和甘蔗田一闪而过,甘蔗田一大片一大片的,稻田却被切割成一块块的极不规则的图案,他觉得像板画又像雕刻。农民在土地上天生就是艺术家。他也是农民的儿子,他的父母一辈子都在侍弄土地,可他为什么从未觉得父母是艺术家?

在他发呆的须臾间,东坡翻越了一个多月的大庾岭已过。列车在穿越一个又一个的隧道后,进入了芙蓉之国。窗外的稻田翠竹依旧,只是山少了小了。湘地有什么呢?有巍峨的南岳衡山,有广阔的八百里洞庭,有勇猛的湘军,有多情的湘女,还有多慧的才子,那间有名的千年书院门口不就写着“惟楚有才,于斯为盛”吗?

他抬头无意中看见车窗玻璃映照出的一幅影象,前座的一位女士正在喝功夫茶,窄窄的餐板上有装热水的保温杯、精致的茶壶、两个小巧的茶杯。那个女子很优雅地在疾驶的高铁上慢慢地冲泡,细细地品茶。当解渴加入了一些仪式和用心,肉体的生理需求也变成了文化。喝功夫茶的女子让正在清洁袋写这段文字的他看到了自己。

这是一次难得的一个人的旅程,他不善于和陌生人搭讪,所以只好独处。独处有什么不好呢?一个人能不能独处可以检验他有没有灵魂生活。看来他应该是有的。

窗外的村落不时而过,清一色的白墙黛瓦,但缺少徽派马头墙的诗情与画意。有村落就有池塘,池塘边长着一架架绿色的瓜藤,看不见瓜,藤上开满了黄色的花,千朵万朵压枝低。这里不是四川,想必没有黄四娘家的吧。

湖北是一个不南不北的省份,原本他是想让这个省份在自己的恍惚中飞逝而过的。但列车行驶在长江大桥上时,他突然想到了黄州,那里有“东坡雪堂”,有《赤壁赋》和《后赤壁赋》,东坡这一名号即产生于此,闲适豁达之性情更是养成于此。黄州是苏轼一生遭贬的起点,也是他一生创作的高峰。正是苏轼的黄州让他不敢再去怠慢湖北了。

在承天寺如水的月色遐想中,车外已是一望无际的玉米田,玉米田埂边还有一列列高大的白杨树。他知道列车已然挺进了中原腹地。近乡情更怯,对于故乡,他竟不知道要用怎样的语言赋予她意义。

列车就要到站了,他也要结束遐想,回到世俗。晚上约了几个老同学聚聚,他还珍藏着大学时他们从四面八方的来信。不舍得扔,因为这些书信代表着一段美好的青春记忆。他很想回到过去,能和相熟的同学单独在一起,是两个人两个人那样地独处,那样才可以进行灵魂的对话与交流,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长大了,上班了,成家了,为人父母了,他们再也回不去了。正如他乘坐的这列火车,出发了便必须飞速地向前,除了必要的站点,它没有任何停留的理由。

他的人生如此!

我们的人生也都如此!

每个人都渴望明天会有点与众不同,可他知道生活的轨迹是不会掉头的。我们每个人都只能向着前方奔跑。

他是我吗?也许是,也许不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旅途中,独处时,意识流动在车厢里免费提供的清洁袋上,便成了这篇呓语般的文字。

还要继续写下了吗?不了,就这样结束吧,因为到站了。

                  (写于201589G832次列车上)

时间:2015-08-24  热度:218℃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发表评论

有 2 个评论

  1. 回复
    夏子杰

    丁老师的文章文质兼美,学习啦。

  2. 回复
    之境

    夏老师很高产,文字很耐读。向您学习!

© 版权所有 飘逸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