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观云

巫山观云
丁之境
(本文发表于2015年5月20日《广州日报》副刊)
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5-08/09/content_2985306.htm

   发表稿:

     除却巫山不是云。

  所以要看云,还须到巫山去。

  据说巫山观云,最好的时机是雨后的清晨。可惜我是在雨后第二天傍晚到的,不过在夜幕降临前还是瞥见了一点巫山云雨的尾巴。站在长江边的宁江路上远眺,对面青葱的山峰连绵不断,山顶峡谷间浮游着团团白色的烟岚,山尖在云雾里时隐时现,真若仙境了。

  最惬意的观云,是第二天早上驱车来到巫山县城最高处。抬眼望去,青山后面还有起伏连绵的更高的山。阳光明媚,在湛蓝的天空中,有些云密,有些云疏,没有风,云也就静静地待在那儿。天上的白云下面是山间的白云,低处的云更浓更白。近处的云似轻纱,所以圆润似乳的山头可探头挺立,远处的云如白帐,山峰裹藏不见而不得其形。这样的时空里,最适宜的是发呆,躺在那里,最好有一把躺椅,不对,应该是一个草垛或者干脆是一片草地。嗅着干草或者青草的香都可,眼睛的上方是形态各异的纯白云朵,离自己那么近,似乎伸手可以触摸,离自己又是那么远,怎么摸也摸不着。看累了,就闭上眼冥思遐想一会儿,好好回味与巫山云的邂逅。在最适合看云的地方,我珍惜与头顶的、手边的、远处山间的每一朵白云的邂逅。

  最诗意的观云,是行舟巫峡。站立船头,衣袂飘飞,神清气爽,一江碧水迂回向前,两岸青山排闼而来,山形或雄壮或秀美,山峰顶端白云缭绕,山色云影相互衬托,幻化成各色人物各种景致供游人想象猜测。江面狭窄处,自船面仰望,只见一条细蓝,望之如带,那便是巫峡的天空。座座青山又如重门洞开,打开一扇门,便见一幅景,如此连续,画轴不断,景致常新,正如太白描述那般“疑是天边十二峰,飞入君家彩屏里”。行至那江面开阔处,岸上有茂林修竹,山上有粉墙黛瓦,水上有横舟撒网,再抬眼望去,晴空如洗,远山层叠,重重如画,层层似屏。

  行至巫峡最美的神女峰,停楫上岸,攀上神女对面的青石村,于观景台上一览神女风姿。有人说巫山云雨的景致尽在神女峰,而神女峰的景致尽在云雨时,云烟缭绕峰顶,神女峰像披上了一层缥缈的薄纱,欲说还休中显得脉脉含情、妩媚动人。很遗憾,此时是晴空,只有天蓝云白山青水碧,对面的神女端凝而立耸入晴空,一步之遥处有白云片片,映衬得神女眉宇之间无哀怨之色,反而是明眸善睐风姿绰约。此情此景,确如诗人陆游的描述:“天宇晴霁,唯神女峰上有白云数片,如鸾鹤翔舞徘徊,久之不散。”

  巫山观云尽兴中幸好还留有未识云雨神女变幻迷离之美的遗憾,而遗憾可能成为下次再来的一个理由。要走的那天早上,我起得很早,一个人漫步到江边,太阳已在山后发出光芒,山的轮廓和近水的波光竟成了一幅绝美的水墨丹青,认真看,天山相接处依然有一朵悠然的白云。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我挥一挥衣袖,不敢奢望带走一片云彩。     

                                                        (丁之境)

原稿(红色字迹被编辑删改):

巫山观云

丁之境

除却巫山不是云。

所以要看云,还须到巫山去。

据说巫山观云,最好的时机是雨后的清晨。可惜我是在雨后第二天傍晚到的,不过在夜幕降临前还是瞥见了一点巫山云雨的尾巴。站在长江边的宁江路上远眺,对面青葱的山峰连绵不断,山顶峡谷间浮游着团团白色的烟岚,山尖在云雾里时隐时现。云雾轻盈的白点缀着大山厚重的青,再加上爽爽的23度的气温,真若仙境了。

最惬意的观云,是第二天早上驱车到巫山县城最高处。巫山是山城,若不怕累,从江边沿着神女大道的台阶往上爬,可一直到城巅。原以为到城巅便可“一览众山小”,结果是我太低估了三峡的山。站在县城最高点,抬眼望去,青山后面还有起伏连绵的更高的山。那天,阳光明媚,天空湛蓝,在蓝色的天空上漂浮着朵朵白云,有些云密,有些云疏,没有风,云也就静静地呆在那儿。天上的白云下面是山间的白云,低处的云更浓更白,是山中的飞到了天上还是天上的沉到了山里,搞不清楚。近处的云似轻纱,所以圆润似乳的山头可探头挺立,远处的云如白帐,山峰裹藏不见而不得其形了。这样的时空里,最适宜的是发呆,躺在那里,最好有一把躺椅,不对,应该是一个草垛或者干脆是一片草地。嗅着干草或者青草的香都可,眼睛的上方是形态各异的纯白云朵,离自己那么近,似乎伸手可以触摸,离自己又是那么远,怎么够也够不着。看累了,就闭上眼冥思遐想一会儿,好好回味与巫山云的邂逅。在最适合看云的地方,我珍惜与头顶的手边的远处山间的每一朵白云的邂逅。

最诗意的观云,是行舟巫峡。现今的五十里巫峡,行舟已无古时的洪流急湍,但依然可见高山耸立、悬崖迫人、江面渐窄的景致。船顺江而下,江风徐来,带走酷热带来清凉。站立船头,衣袂飘飞,神清气爽,一江碧水迂回向前,两岸青山排闼而来,山形或雄壮或秀美,山峰顶端白云缭绕,山色云影相互衬托,幻化成各色人物各种景致供游人想象猜测。江面狭窄处,自船面仰望,只见一条细蓝,望之如带,那便是巫峡的天空。座座青山又如重门洞开,打开一扇门,便见一幅景,如此连续,画轴不断,景致常新,正如太白描述那般“疑是天边十二峰,飞入君家彩屏里”。行至那江面开阔处,岸上有茂林修竹,山上有粉墙黛瓦,水上有横舟撒网,再抬眼望去,晴空如洗,白云如练,远山层叠,重重如画,层层似屏。行至巫峡最美的神女峰,停楫揽船上岸,攀上神女对面的青石村,于观景台上一览神女风姿。有人说巫山云雨的景致尽在神女峰,而神女峰的景致尽在云雨时,云烟缭绕峰顶,神女峰就像披上了一层缥缈的薄纱,欲说还休中显得脉脉含情、妩媚动人。很遗憾,此时却是晴空,没有云雾霭霭,只有天蓝云白山青水碧,对面的神女端凝而立耸入青空,青丝步摇之处有白云片片,映衬得神女眉宇之间无哀怨之色,反而是明眸善睐风姿绰约。此情此景,确如南宋诗人陆游描述得那样:“天宇晴霁,唯神女峰上有白云数片,如鸾鹤翔舞徘徊,久之不散。”

   巫山观云尽兴中幸好还留有未识云雨神女变幻迷离之美的遗憾,而遗憾却可能成为下次再来的一个理由。要走的那天早上,我起的很早,一个人漫步到江边,太阳已在山后发出光芒,在将启的天幕上,在朦胧的清雾里,远山的轮廓和近水的波光竟成了一幅绝美的水墨丹青,认真看,天山相接处依然有一朵悠然的白云。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我挥一挥衣袖,不敢奢望带走一片云彩。

时间:2015-08-22  热度:67℃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发表评论

© 版权所有 飘逸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