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儿子的语文式闲聊


和儿子的语文式闲聊


丁之境


本文发表于2015年5月20日《广州日报》副刊



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5-05/20/content_2928286.htm


 



车窗外大雨滂沱。转瞬,雨过天霁,天色清新。远处青山间升腾起团团烟岚。


六岁的儿子惊喜地叫道:“爸爸,快看,山冒烟了。”


“山上冒的其实不是烟,那是山岚。”


“什么是山岚?”儿子好奇地问。


“雨后,山上常有山岚出现,这是因为山林间水份蒸发加大,再加上温度降低,水份在空中易凝结成水滴,就形成山岚了。”


这个解释对六岁的孩子而言也许有些深奥,看着似懂非懂的儿子,我问他:“你看,那山岚是什么颜色的?”


“白色。”


“对, ‘烟色如云白’形容的便是此景。”


山岚越聚越多,一阵风来,如白色的丝绸在隐隐青山间飘动。


儿子说:“爸爸,山岚在飞了。”


“对啊,如果我们住在山上,也许能看到‘云从窗里出’的妙景了。”


“云从窗里出?哈哈,真好玩!”



铁轨向大山里挺进。山连着山,隧道接着隧道,白色的动车便在这青山绿水间时隐时现。进入一个长长的隧道,动车便钻进了黑暗,只能听见疾驰而过的声音。


我继续和儿子聊天:“你觉得隧道中行进的火车像什么?”


儿子:“一条龙。”


“为什么不是一条蛇呢?”


儿子:“蛇有那么长吗?再说蛇能跑这么快吗?”


“嗯,很有道理哦。那,这是一条什么颜色的龙呢?它在隧道里干嘛呢?”


儿子:“一条白龙啊,它在黑黑的隧道里奔跑。”



进山了,山路沿着淙淙的溪流向前延伸,路旁的树木藤萝郁郁葱葱,绿色在空中相接,形成了一个绿色的走廊,我和儿子手牵手沿着这走廊跟着游客也向前方延伸。


导游在向一群爷爷奶奶团讲解:“这里是森林氧吧,每立方厘米空气中含有负离子数量超过18万个,是洗肺的绝佳场所,大家深呼吸……”


儿子听了导游的解说,便四处寻找,“爸爸,负离子在哪儿啊?我怎么一个也没看到。”


儿子的呆萌可爱引得周围的游人爆笑。


“负离子就在空气中啊,它太小了,所以我们看不到它,你也做做深呼吸,有没有觉得空气有点甜。”


儿子闭上眼睛,装模作样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像是有点甜啊。”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爷爷奶奶团继续往前走,赶着去景点拍照。


我故意放慢了脚步,和儿子落在了后面。山路一下子空寂起来,头顶是阴翳的枝叶,旁边是潺潺的水流,远处还隐约有飞瀑的泠泠作响。山路的石阶上墙壁上开始有了青苔,继续前行,青苔越来越多,绿绿的绒绒的,一个一个台阶的攀爬翻越。我和儿子一起去观察石壁上石阶上的苔藓。


“爸爸,这苔藓好像是有脚的,不断在爬,把墙壁和台阶都占领了。”


“是啊,还记得爸爸给你读过的‘苔痕上阶绿’吗?苔藓是最低等的植物,但只要有合适的环境,它就会疯狂的蔓延,永不休止地生长的。”


山路越深,绿色越浓,脚底是绿的石阶,一侧是绿的石壁,头顶是绿的枝叶,人被绿色包围了,四周的绿似乎成了水雾与露滴,要滴落下来沾湿人衣。这不就是“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的真实再现吗?于是,我又教儿子读了“空翠湿人衣”。


“苔痕上阶绿。”


“空翠湿人衣。”


 ……


一径青苔,一山空翠,还有句句清越的童声。似诗,如画, 让人陶醉于这样的对话,享受于这样的山行。


 


山一程,水一程,父一程,子一程,行一程,聊一程。聊的话语,儿子有些懂,有些不懂,但我想文化是需要这样传承的,素养是需要这样浸润的。在这诗意地行走和语文式的闲聊中,我想在儿子的心中种下一颗诗意的种子,并期待能开出美好的、优雅的花……


 


本文发表后,被山东菏泽的《牡丹晚报》转载(2015年5月22日“读周刊”版面):



本文发表后,又被福建泉州的《泉州晚报》转载(2015年6月8日“新悦读”版面):


 

时间:2015-05-17  热度:357℃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天柱山人

    欣赏美文。生活处处有语文,诗意语文。[quote][b]以下为之境的回复:[/b]
    谢谢您的阅读和点评,轻轻的一句话,却给我带来一种书写的幸福。[/quote]

© 版权所有 飘逸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