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发表习作:欢喜的眼泪

欢喜的眼泪

广东实验中学初一(1)班  何梓瑶 指导老师:丁之境

     涂着红漆的火车随着一声悠长的鸣笛声,驶出了广州东站。缓缓地,欢喜地,正往家的方向走去。

    下铺隐隐飘来泡面的油炸香气,夹杂着车厢空调的奇异味道和人们的汗臭味涌进我的鼻腔,我有些缓不过来,于是把自己闷在被子里,耳边只留下火车“哐哐”的声音。

   “哐。”

    离开家乡三载有余了吧,终于有机会回去,心里欢喜得很。我闭上眼睛,又想起那个印象深处的老人,一下子便陷入记忆的洪流。

    她是我的阿嫲,之于我,犹如代表了故乡一样的存在。

   “床前明月光,疑是……”那是还年幼的我,躺在凉席上奶声奶气地诵着李白的《静夜思》。阿嫲便斜跨着,半眯着双眼,静静地听着。

“不对。”她忽然打断了我,“这是一首何等感伤的诗,却被你用这样的语调来诵,若你是李白,还能如此欢喜吗?”声音因激动而微颤,有那么些的严厉。我抬头望过去,阿嫲像变了个人似的,爬满皱纹的脸上染着肃穆,眼睛里悠过一点什么东西,像是哀愁,很淡很淡,却又沉重。那时我哪里知晓阿嫲的愁绪与心痛,只被吓得不轻,大气不敢出。阿嫲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把我搂在怀里,喃喃着:“你还小,会明白的,会明白的……”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觉得阿嫲今天真奇怪。

   “哐。”

    时间又回到准备来广州的那天,母亲把我拉扯着上了火车,我撕心裂肺地哭,拼命叫着“阿嫲阿嫲”,而阿嫲静静地站在站台,穿着平素里她最喜欢的那件藏红大衣,满脸端庄。她说了一句话,忽然眼睛覆上了一层晶莹的东西。我把脸贴在玻璃窗上,任由泪水接连着跌落。

   “我等你回来。”阿嫲说。

   “我等你回来。”故乡说。

   “哐——”

    我沉沉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乘务员播报火车进站的声音把我惊醒。我猛地坐起身,拿好东西一溜烟跑到站台上,丝毫不敢拖延。我知道,有人,在等我。

   终于,我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件藏红色大衣。

   我回来了,我对阿嫲说,对阿嫲身后的故乡说。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忽然几滴泪划过脸颊,是欢喜的眼泪。

   阿嫲阿嫲,或许当年我也没有错吧,有这样一份想念终归也是甜,多少哀愁后又是欢喜。

回过神来已是满脸泪水,是最欢喜的眼泪。

 

点评: 这是七年级上学期区期末统考的满分作文,作文题目就是《欢喜的眼泪》。我惊异于一个13岁的孩子在考场作文这急就章中表现出来的娴熟与从容。首先从意象的选择来看,开篇的“涂着红漆的火车”,文中多次出现的“穿着藏红色大衣的阿嫲”等意象,特征鲜明,极富画面感。再看小作者对人物形象的描摹,不论是外貌、眼神,还是动作、内心,都是准确而传神的,细腻而丰富的。再看文章句式的选用,句式多样,长短结合,错落有致,灵活出彩。文章从“现实”起笔,中间是深情的“回忆”,最后又从“现实”结束,首尾呼应,结构完整。上述种种,都体现出了小作者表达上的娴熟和构思上的精巧。

 

时间:2015-11-03  热度:71℃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发表评论

© 版权所有 飘逸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