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蟹肥簕杜鹃》近日见报

 第一次尝试写小小说,发现虚构文比写实文难写。各位觉得这像小说吗?还有经过编辑的删改,行文更简洁了,但也出现了前后矛盾之处,你能发现吗?


发表稿: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5-12/07/content_863698.htm#4942067-qzone-1-66706-48e65a135069bc46bdc63b944216d088



原稿:


                           蟹肥簕杜鹃


 


                            丁之境


菊黄蟹肥秋正浓。


中秋节那天,小北专门到成隆行买了五只大闸蟹。128元一只,小北心里痛了一下,但想到妻子阿苏好这一口,再加上也想让刚从农村老家来的父母尝尝正宗的大闸蟹,他那点小小的心痛转瞬即逝,那点钱算什么呢?


丰腴白净的阿苏生于自古有食蟹之风的江南,近段时间她正在减肥,晚上只喝一小碗汤和吃几口青菜,小北妈妈做的面食,她绝口不吃。但家乡大闸蟹的诱惑,阿苏还是抵挡不住的,她将小北买回来的活蟹洗净,放入蒸笼,蒸透后取出,去绳,将蟹一个个地整齐地码在白瓷盘中,红蟹白盘,煞是养眼。在蒸蟹的同时,阿苏把姜末切细剁碎,按比例放入镇江老醋中,配上白糖,放置二三十分钟,让糖、姜、醋融为一体。阿苏说,唯有如此,等会佐以蟹肉,方能味鲜如仙。


小北的老家在缺水的黄土高原,小时候从未吃过螃蟹。记得和阿苏拍拖时,他在一家名叫流金岁月的上海菜馆里第一次吃蟹,他把蟹腿连壳放进嘴里一阵乱嚼,味同嚼渣,连肉带碎壳都被他吐进了骨碟里。阿苏吃吃地笑着,说他简直是暴殄天物。


月圆之时,阳台上淡菊和秋桂的清香飘入室内,餐桌上除了红蟹白盘,还有各色佳肴、时令鲜果。6岁的儿子一航早已等不及了,坐在餐椅上大喊“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吃螃蟹啦,吃螃蟹啦。”小北先给自己的爸妈各拿了一只蟹,阿苏语带炫耀地说:“爸妈,这是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128元一只,小北专门买来给你们尝鲜的。”


“多少钱?128一只?这啥螃蟹啊?咋恁贵?我不吃,让航航吃。”小北妈赶忙把自己面前的蟹放在了孙子的盘子里,小北的爸爸几乎同时也把蟹放回了白瓷盘里。


小北又让了几次,但他爸妈坚决不肯吃。小北妈说:“俺们不爱吃,再说谁没吃过螃蟹啊?小时候,村里有条小河,我们经常到河里摸螃蟹,半天就摸一篓子,回家洗干净了,裹上面粉,在油锅里炸得焦黄焦黄的。”阿苏鄙夷地说:“你们北方人吃什么都是裹着面粉油炸,蟹的鲜味全给糟蹋了,再说小河蟹能和大闸蟹比啊。”


阿苏边说边拿起一只蟹,她用葱般水嫩的手指掰下蟹脚,再用洁白整齐的牙齿咬去蟹脚两头,用蟹脚的小头一捅,再用嘴一嘬,完整的蟹肉就出来了。阿苏把蟹腿肉放到儿子的碗里,接着,她除去蟹肠,拆开蟹身,用小勺挖除蟹心,把蟹黄蟹膏取出。然后,用小勺挖去蟹身上的腮、胃,再一点一点挖出蟹肉。最后,用牙齿把蟹的大钳子咬开,用小勺把一侧的肉挖出来。给儿子搞好一只后,阿苏自己开始吃蟹,她轻轻地把一只蟹脚放进嘴里,同样一咬一捅一嘬,蟹肉入唇后,再闭口慢嚼,边吃边啜几口红酒,只见她吃得面带桃花,微微含笑,透着一股江南女子的柔美。小北胃寒,再加上不善吃蟹,吃了一只便觉索然无味,儿子也就是好奇,碗中的蟹肉尝了几口也作罢了。阿苏一边说笑丈夫儿子公婆不食美味不懂享受,一边大快朵颐,不仅如此,她吃完一只蟹,还能原样把蟹壳拼装回去,一只蟹好像又原样复活了。


第二天下班后,小北和阿苏一进家门,小北妈难掩得意之色问阿苏:“今晚,你想不想吃螃蟹?”“吃什么螃蟹……”没等阿苏把话说完,小北妈快步走进厨房从冰箱里端出了四只用草绳捆缠着的锃亮的青壳螃蟹,“每天晚上看你都不怎么吃饭,但昨晚见你那么喜欢吃螃蟹,今天在菜市场后面,见到有人在卖,28元四只,比小北买的便宜……”“多少钱?28元四只螃蟹?妈,你买的是死蟹吧,死螃蟹可是坚决不能吃的。”阿苏觉得乡下来的婆婆肯定上当了。小北妈急着辩解说:“怎么可能是死螃蟹?每只螃蟹的眼珠都在动,不信,我解开给你看。”解开草绳的螃蟹张牙舞爪,看起来很生猛,似乎在为小北妈证明和解围。“在菜市场买的吗?”阿苏又问。“不是,菜市场后门,有人卖螃蟹,好多人都在排着队买,听说是刚从湖里捞的,很新鲜,并且便宜……”小北妈嗫嚅着解释。阿苏责怪地说:“妈,我都告诉过你,不要贪便宜去流动商贩那里买东西,怎么可能有7块钱一只的大闸蟹?再说了广州哪里会产大闸蟹啊?还刚捞的?这种来路不明又便宜的东西,我是不敢吃的,吃出什么毛病怎么得了?”小北妈脸上原本以为自己干了一件很伟大之事的神色早已消退,自作主张地讨好转瞬变成了不知所措。小北看出了妈妈一心讨好儿媳却弄巧成拙的尴尬与无措,但他也觉得阿苏说的不无道理,这螃蟹确实便宜得令人生疑,说不定真是那无良小贩从哪个臭水沟渠中捞来的。小北还正在想怎么处理这四只蟹,阿苏不容置疑地对婆婆说:“你和爸也不要吃,吃出了毛病,还不知要化多少医药费。把螃蟹埋到花盆里作花肥吧。”小北看出妈妈有些舍不得,但阿苏的话又恰好给无措中的她指明了一个方向,她连忙把四只生猛锃亮的螃蟹深埋进了阳台上最大的一个花盆里,那里种着一颗枝干虬劲的勒杜鹃。


夏天到来的时候,小北的父母早已回老家了。不知是不是四只螃蟹的缘故,阳台上的勒杜鹃几乎每月都要盛放一次,并且颜色要比隔壁家的红艳。


那天阿苏在整理阳台上的旧报纸,里面滑出了一张促销传单,印着四只蒸熟的红红的大闸蟹,上方写着:新店开张,金秋送蟹,128元套餐只需28(仅限前50名顾客)。阿苏望着又一次怒放的勒杜鹃,想起了花盆中的四只蟹,想起了不识字的婆婆,她突然很想吃小北妈妈做的面条、饺子和葱油饼……



 

时间:2015-12-07  热度:135℃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发表评论

© 版权所有 飘逸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