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易老师

罗易老师

丁之境

第一次知道罗易老师是在大学的教材里,并且不只一本。

一本是顾兴义教授编著的 《写作教程》,在“教案写作”一章中提供了三篇例文:于漪老师执教的《春》,罗易老师执教的《狼》和《写一篇借景抒情记叙文》。

一本是我们的教学法教材,在作文教学一章,收录了罗易老师的一节课:老师去外地出差,在海边捡了好多贝壳、海螺。出差归来,他带着这些贝壳、海螺走进教室,让学生们看贝壳上浪花的印痕,听海螺里大海的声音,引导学生在观察和体验的基础上展开联想和想象,发现生活中的诗意和哲理。这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一节作文课,即使现在来看,这样的写作教学理念和实践也毫不过时。从此,我知道了广州有一位很牛的中学语老师,他的名字叫罗易。

大学毕业后,我很荣幸地成了罗老师的同事。在见面前,我还一度担心他会不会很难接近因为他在我心里是戴着很多光环的名人。第一次科组开会,我发现作为科组长的他一直笑呵呵的,很和善很随意后来又发现他的周围总是聚拢着一群年轻人,于是我一直担着的心终于放下了。那时罗老师刚好有两本新作出版,一本是他的课题成果《百位名人是我师》,一本是他的《高中必背课文钢笔字帖》。他赠书于我,书的扉页上是他的楷体字“丁之境老师雅正”,我顿时有受宠若惊之感。罗易老师不仅仅是广东省著名的语文特级教师还是省内著名的书法家这是成为同事后才知道的。

在后来和罗老师的交往中,有几件事情,于他而言可能是寻常之举,于我却足以铭记终生。

2009年的暑假,我将填写好的高级职称申报材料拿给了罗老师,希望他能帮我把把关。材料给他后的第二天,我在学校值班。暑期的中午,阳光炙烤着操场上的塑胶跑道,白色的太阳光刺的人眼几乎睁不开。正在空调房享受清凉的我,听到了静寂空旷的校园里传来了敦厚而熟悉的声音:“丁老师,丁老师,你在哪儿?”是罗老师,我赶紧走出去,把他迎了进来。罗老师脸上淌满了汗珠,后背已经湿透。不等我说话,他就坐下来拿出了我的申报材料,一项一项教我修改,大到如何突出自己的亮点,小到一个标题符号的使用。我听得很认真,但脑海中有一个疑问一直挥之不去:“罗老师怎么会知道我今天在学校值班的?”原本应该我登门求教的没想到他会冒着夏日中午的酷热来找我念及此惭愧和感激自上而下电流般贯通了我的全身。这是罗老师强大的人格魅力带给我的心灵冲击。后来和许多同事聊起这件事,才知道罗老师对很多同事都是如此他在提携后劲、引领青年教师发展上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

老师的书法作品风格独树一帜,每一幅作品都是艺术与哲理的巧妙融合。省内好些名校、寺院的凿石、牌匾、楹联的字都是他写的。 “广东省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的金字匾额也是由他书写的。2010年春,我突然接到了老师的电话:“老师,学校初高中两个校区的每栋楼宇都要增挂楼名匾额,我想请语文科几位老师共同书写,我觉得你的字舒展飘逸,所以想邀你写几个字。”话筒这头的我还没听完老师的话,脸已红到了耳根,手心冒汗。老师见过我随手写的钢笔字,之前也多有鼓励,可他哪里知道我从未练过书法,从未临过帖啊钢笔字也是野路子,实在难等大雅之堂。我在电话里如实地告诉了他,然后为了不辜负他的厚爱,我买了笔墨纸砚买了名家字帖开始了每晚半个小时的练字。可惜坚持了不到三个月,因自己的疏懒,浅尝辄止、半途而废了。至今想来仍觉得愧对老师的这份殷切的期待。

接下来的日子里,老师的鼓励依然如影随形。

我的一篇散文在报纸上发表了,老师无意中看到,立即发短信给我:“你今天发表的《和儿子的语文式闲聊》写得特好,诗意与科普通融,童趣与素养共生,且美且妙,可喜可贺!”其实我知道自己的文字并没有那么好,老师却用他那生花的妙笔,给与后辈温暖的鼓励和默默的帮助。

班上的孩子们要办一份班级报纸,孩子们起意,想找老师题写报名。怎样才能成功呢?学生主编决定草拟一封中国传统书信,草拟之后由班级擅长书法的同学誊抄,然后派班长亲自面呈老师。老师拿到信的当天就题写了报名,并且写了三款不同的。在老师的指点下,我让学生展开总结研究:为什么繁忙的老师会立即为同学们题写报名?为什么要写三款?同学们最终选哪一款,理由是什么?老师所题写的原件如何处理?这一教学活动后来被老师评价为“这是自主、合作、探究的明晰个案”。他解释说:学生立意找我写报名——自主;长于写文章者起草约请信,长于书法者抄写信文,长于交际者呈信面请,三人各施所长,并力成事——合作;第二天取到三款报名后,展开总结研究,并撰写成文——探究。我再次被老师的睿智和视野深深折服,他轻轻地点拨,精彩地提炼,为我的教学活动画了龙点了睛,把庸常变成了神奇。

曾见得老师创作并书写的一幅对联——无极生太极,善缘出机缘。我终于明白,他为何总是那么真诚地帮助身边的每一个人。这是何等的大智慧、大境界!

单位的同事都喜欢称老师为“罗大师”,我想,大师之“大”可能不仅仅在于他有辨识钟鼎尊彝、秦砖汉瓦的学识,更在于他崇高的做人境界和独特的人格魅力。

罗大师去年退休了,有更多时间在初中部的书法室里写字了,中午在饭堂用餐时经常能和他闲聊了,他还是一直笑眯眯的,远远就能听到他从未改变过的爽朗笑声。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他越发地慈眉善目,圆融通透,活力无限了。

能有这样的一个智者时时在提点着我,这于我是多大的造化与幸运!

感谢我生命中遇到的罗大师!

 

时间:2016-05-14  热度:114℃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发表评论

© 版权所有 飘逸之境